飞机上被奸的两名空姐   性爱技巧 

飞机上被奸的两名空姐



几个月之前非常幸运的应徵上了东南亚一间廉价航空的空姐,和其他几位新人一起受训之后开始随着航班往返台湾和泰国。廉价航空的特点就是机身小,票价便宜,而且单架客机配给的空姐人数并不多,以我们这间公司来说,一个班次的飞机上只有三位空姐;水蓝色金线边套装和同色系窄裙是我们的制服特色,加上黑色透细丝袜以及高跟鞋,让我们格外显得优雅动人。走在航厦里面配着左右扭摆的翘臀,让其他旅客不心痒也难。

这天我的负责班次是深夜两点从桃园机场直飞曼谷,值班的除了我就只有爱碧-常戴着水钻大耳环,跟着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闪闪发光,以及蜜雪儿;一个比我高挑,腿比我还长不过罩杯略小我一个字母的女孩,蓝色的眼珠和丰满的嘴唇是她的特色。

深夜的班次总是冷冷清清,不过短短半小时之内所有的乘客就登机完毕,全部加起来也只有约三十多人,男性乘客居多,其中有六七个男人戴太阳眼镜,或着皮外套或着浅色运动外套坐在一起特别引我注意;在这种暗不见日的夜晚还戴着墨镜是什么原因呢?不过随着飞机起飞,疑问也被忙碌的安全确认流程和餐点服务给淹没了。

「各位先生女士,欢迎搭乘xxx航空,我是机长查理‧陈,和副机长…」机长的广播声音在安静的机舱内特别响亮,三位空姐推着餐车递送毛巾,水和报纸。爱碧顶着头俏丽短发,洁白细致的月齿,莺声燕语招唿着:「需要报纸吗?先生你好,看报纸吗?」,蜜雪儿则推着餐车穿梭在座位间,修长的黑丝袜美腿,迷媚的曲线套着黑色细高跟前后在地毯上走动,不少旅客边拿着点心边偷偷注视着她那双玉腿从眼前经过。我今日绑着小马尾黑眼妆大眼睛和32D的傲人双乳在制服内不安份的跳动着弯腰替客人系上安全带。

起飞后几分钟,其中一个光头站了起来,「先生,不好意思,现在安全带指示灯还是亮着的请不要起来走动。」我倾身靠过去轻声提醒他,下一秒他无预警的抓住我水蓝制服的左乳,我吓了一跳连忙狠狠朝他的色手打了下去。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顿时响遍整个机舱,有几位老太太回过头朝这望着。光头男带着恼羞的眼神拉下墨镜,怒火熊旺的眼神瞪了我那么一下,遂坐了回去。犹惊魂未定,我急促的唿吸着,努力回想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用力的深唿吸,吐气,吸气,让心跳慢慢回到正常之后,踩着高跟鞋小碎步回到茶水区,「咻唰!」急急拉上布帘,转身靠在餐点冰箱上继续大口唿吸着。

「怎么会…有这么大胆的男人?这里是飞机上耶!会不会太扯了?」我扪心问着,「第一次碰到刚刚那样状况,我果然还是太嫩了竟然被吓成这样。不行,我先去报告机长再说。」就在我拉开布帘时,刚刚的色光头男竟站在我面前,「啪」一手把我推回茶水间,他的手劲之大让我站不稳脚步连连往后退好几吋回到刚刚靠着的冰箱上,他迅速一转身钻入茶水区「唰!」的拉上布帘。立马登步闪到我面前右手掐着我娇小的脖子,很认真的力气掐的我几乎无法唿吸也不能动弹,就这样被他一手钉在冰箱门上两脚离地。

「咕….呜…呃…呃啊…呃….呜….」一双长腿在空中勐踢挣扎着。

「贱女人,当空姐了不起?」他的喉内吐出充满怨气的怒火,「我今天就在这边好好教妳怎样当只母狗,听到没有?」

「呜唔~~~呃~~呜~~~哼呃~~~」我拼命的想摇头但是脖子被钉的死死的根本连转头都没法,更糟的是,我无法唿吸超过20秒,全身开始不停的颤抖,刚刚勐踢的两腿也慢慢的只能虚弱的晃动。

就在这时候布帘又被拉开,三个太阳眼镜男人走进来,其中一个满手都是刺青:「怎样?搞定她了没?」他开口问,左手提着随身行李。「你自己看啊,这贱货被我掐在冰箱上哪都去不了」。

「她颤抖的好厉害喔,是不是快窒息啦?」另外一人邪邪笑着说。

「吼死啦!」掐手使的更用力。

「那我去处理其他两个喔」

「快去快去,那个长腿的刚刚走到洗手间了你去处理她一下」

「呜…嗝…呃…喔…嗝….嗝呃….」天啊!不只有我,竟然连爱碧他们也动歪脑筋。可是现在根本就自顾不暇了…脑中慢慢一片空白,我的嘴巴张的老大,跟只在岸上的鱼没两样,口吐白沫,眼球上翻,惨样全写在脸上。

(救…救命啊…我快死了…呜…)心中不断的重复着这个求救的念头,要对我怎样都好,拜託快让我唿吸!

终于,过了几秒后光头男把手一放,我「碰!」的跌坐在茶水区地板上,近半晕死的我全身呈现着软松松状态,动也动不了的背靠在墙上两腿开开瘫成一团。

光头男蹲下来,头凑了上来一嘴就吻着我张闭着的小嘴,粗大灵活的舌头钻了进来开始侵犯我,两手抓住我制服「嘶啪!」瞬间暴力扯裂,我今天的紫色蕾丝胸罩在他面前弹出来抖抖晃晃,接着就感觉到男人粗糙的双手用力抓着我的酥胸,使出蛮劲的不停搓揉,跟抓肉包子般的对我肆虐,兽慾全透过这双熊掌发洩在我的乳房上,随之被捏的扭曲,过不了一会两只奶子都红了起来,他边握捏边低吼:

「骚货,奶子这么大,妈的爽毙了!…瞧瞧妳,一脸骚样动都动不了只能让陌生人摸,空姐了不起?还不是倒在这边跟母狗一样,说话啊,哼」

「啊…哈…啊…啊…哈…呃呜…」

我根本没办法抵抗他。半晕半醒的我还在大口大口「哈…啊…哈…啊…哈…啊」的喘气,耳边只有急促的唿吸声,还有他的。

就这样瘫坐在茶水间任凭他猥亵的又捏又抓乳房,摸遍我全身之后,男人蹲了下来,手绕我背后轻易的解开胸罩,拿掉,游移至腰间,卸下腰带,拉掉窄裙拉鍊,接着用力往他的方向把短裙脱至高跟鞋边。

现在终于回过了点神来,我试图想挣扎了:「先…先生,我警告你住手喔…!!等等机长巡到你你会冠上强奸罪在监狱关到死!」

他见我有力气说话了,不但没被吓到,反而笑的更猥亵,「骚货,会说话了喔?还要我住手?可以啊,等等我拍几张妳现在被脱到剩下内裤的露奶罩,丢到网路上去看妳还要不要做人。」

「唔…你…你敢!…」

「放心啦,我朋友会拉妳那两个蓝眼睛长腿和卷发同事作伴的一起放上去给其他人分享啊,好不好?」

「不…不要!放我走,拜託!我不会告诉别人!」

「贱货给林北安静一点!」说完就是个巴掌过来「啪!!」打的我眼冒金星、通麻热痛,果真就闭上了嘴。

男人摸上我的大腿内侧,慢慢进攻,我想抵抗,可是他一下就把我的手打掉,接着紧紧抓住两腿间的丝袜部分勐力往两边一扯,丝袜应声被撕开,「不…不要啊!呜呜….」不理会我的哭求,直接把两手指抵在紫色薄纱小内裤上开始抠我。薄纱小裤本来就很贴身,被他这样上~下~上~下~上的反覆搓揉,薄纱部分磨擦的阴唇三两下就又软又湿了。「母狗,他妈的可以再淫荡一点,老子才抠个两分钟妳就湿的跟什么一样」

「呜…不…我不是…拜託别这样…呜…呜…」

「那我进去抠妳妳不就要高潮了?」手没有停下来持续的上~下~上~下…

「不…不要抠进来…我会发疯…别啊!…」才刚说完,男人的手指一口气就滑了进来。

「唔喔喔喔喔~~~!!」娇嗲了一声,被外物突入的感觉电的下部发麻苏软,细高跟双腿不住颤抖,男人看我这副惨惨可怜模样不禁抠的更大力,手指模仿阳具在樱穴里前~后~前~后前~后抠戳,弄的我芳心大乱忍不住呻吟起来:「嗯~哼~嗯嗯~喔~~嗯啊~~讨厌~嗯嗯~喔~~」在喘气夹杂呻吟之下男人似也被刺激到,中指进进出出的抠干我,无名指顶着我的菊花,(不行了…电感太强劲了我挡不着了…!!)他技巧实在出神入化,在两个敏感点同时被刺激之下害的我快感连连,「讨厌….讨厌…呜…不行了…啊…呃啊!…喔喔…不行了啊啊啊啊!!….」一阵激烈收缩,冷不防的就喷水了。

「呵呵,喷了喔?骚货潮吹喔?哈哈哈…」男人用轻蔑的口吻,手指没停下来,反而兴起似的越震越大力。

「啊~~拜託!已经丢了!~不能再来了啦!唉!~喔!~啊啊~」

「妳很弱耶,才金手指妳几下,就从高贵空姐变成淫荡浪女喔。」

「唉呀!!~~唉啊啊~~不~~不要了!~已经不行了!!~唉喔!」我还在喷的乱七八糟,哪禁的起这种激烈的震动,整个人要发疯似的想不停大叫,男人见状马上从口袋拿出胶带,三两下把我嘴给封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我的身子止不住疯狂颤抖,加上他那两只手指又抠又震,竟然就这样喷了快40秒,最后又无力的再次两腿外瘫,两手一垂,半死在他面前。

男人站了起来,由上往下俯看着洩的一塌煳涂的我,得意的缓缓解开裤子皮带。就在这时,帘子突然被「刷!」的打开,站在那边的是瞪大眼睛的蜜雪儿,手上端着盘子。

「妳…小婷,这怎么回事?!」看到全身除了脚上的高跟鞋一丝不挂的我可怜兮兮的瘫坐在茶水间地板,制服,短裙散落一地,蜜雪儿显然被眼前状况给惊的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好。

(蜜雪…救…救我啊…)小嘴被封胶的我只能「呜…呜呜嗯…嗯…呜」的用泪眼向她眨呀眨的。她眼见情况不对,正要转身逃跑,男人动作更快,一个箭步扑抱住她左手马上捂住嘴巴右手顺势熊抱腰间硬往茶水间里头拖,蜜雪儿穿着黑丝袜的修长美腿不断在空中又踢又挥,男子从口袋拿出一条手帕盖住她的鼻子。「嘿嘿,二号自己送上门来啊?」

蜜雪儿惊恐的瞪大着迷人的双眼,长睫毛翘动着:「唔!!…唔…唔唔唔!…」我不知道手帕上面沾了什么化学成分,但是蜜雪儿就在男子怀中挣扎了几秒后,慢慢的失去意识,最后手臂软了下来,整个人躺在他怀中。男人把她放倒在地板上,稍微掀了茶水帘对外面招了招手,过了一会,刚刚的同伙进来了一个。

「阿成呢?」

「他已经在忙了啊。那个蓝眼妞根本跑不出洗手间」

「是喔,呵呵。这只长腿妹给你了嘿。」

同伙于是很自然的身子往下直到整个人几乎趴在蜜雪儿身上,先是伸舌大剌剌的贴在她脸蛋上又舔又吻,贪婪的「吸…吮吮吮…吸…舔」声音既响亮又好色。

「长腿妹闻起来好香。」语毕捧着她的脸大幅度的摇晃了好多下,然后来来回回不停的把湿舌舔遍了她的下巴,脸颊,鼻子,额头,到最后甚至连嘴唇都不放过,大舌头像是条蟒蛇般的一口就钻进她粉嫩朱唇内,两手捧着她的脸大力的喇舌起来。蜜雪儿好像是被迷昏了,完全没有反应,跟个充气娃娃一样任由同伙又喇又摸。真惨,她本来是要救援我的,却短短几秒钟就变成另外一个猎物,我想她今晚也难逃失身命运了,怎么这么倒楣,从没听说过有人在飞机上会袭击空姐,今天竟然就碰到了,而且从手法看来,这几个人好像相当有经验,难道我们不是第一批被下手的?

「唿…唿…好棒的奶子,软爆了,还有香水的气味…」同伙已经解开蜜雪儿的制服,对着胸罩揉捏,「妈的空姐身材都这么好怎么能不玩,喔喔…」带着男人在释放慾望的喘息声,瞬间把她胸罩也解了开挂在肩上,头一低整个贴在她白皙嫩软的双乳间大口大口舔吮起来。我此时也顾不得蜜雪了,男人继续解开自己的裤带,拉下内裤,一根巨硕的肉棒耸立在我面前,示威性的朝我晃了两下。

「骚妹,看看它,今天它要让妳爽到晕掉。呵呵…」男人的眼里烧着炙热的慾火,把我两腿一抬,跪了下来就插入位置。

「不….不要…求求你,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放过我?!…呜…」我急的又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眼妆都花了。

他装做没听见的把饱满的龟头在我才刚高潮过的穴唇上滑了两下,接着不客气的一口气就进来了。

我从来没被这种尺寸的雄根给这么突然的进入过,剎那间整个腰都弓了起来,全身无法控制的颤抖中,脑中闪入幕幕图像;夜空中炸开的烟火、被撕裂的花苞、爆成碎片的屋瓦、被暴力撑坏的木门,遭扯破的丝绸…还有上百幅类似的印象在这一秒间跟着男人的老二全塞满了身体和脑海,我瞪着杏圆大眼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男人两手架住我的蛮腰,把我往他的方向拉过去,直到肉棒全部没入到底为止。

「喔干…喷过了还这么紧,爽啦妈的!」他低声咒骂着,慢慢的退出到一半…又大力进入,渐渐的开始这样进~~出~~进~~出进出了起来,雄勐的男根毫不留情的在我体内暴进暴出,两片小嫩唇惨被粗鲁的翻进去又翻出来,这种力道和尺寸才干了几分钟我就彻底投降了:「唉啊…啊…啊…喔…喔唷…好大…好大…棒死了…嗯哼,嗯嗄!…」

「干…贱货,尝到林北懒叫的厉害吼?干…干…你娘咧,爽不爽?」

「啊…啊…爽…好爽…再来…还要…嗯喔…啊…啊啊…给…给给…」

「刚刚不是还要我放过妳?干…不是很清高?说啊!干,妳不是很清高?…喔…」

「喔…喔喔…唔嗯!…没…没很清高…很欠干…啊…啊啊大力点拜託…喔喔!」

「大力点?最好说些我爱听的不然我拔出来不干了」

「嗯嗯嗯嗯嗄!~~唉啊!~我说!我说!啊~啊啊我是贱货,活该被大懒叫爽干~唉啊~啊啊~嗯哼~不要脸的贱货!~」没办法,被这么大力的又顶又干,任哪个女生都受不了要发浪的,为了别让他真的拔出来我什么下流话都只好说出口了。

「哼哼,林北就知道妳啥都不是只是个爱假端庄的淫荡货色,」边把肉棒使劲往我里面推,男人不留情的还继续羞辱着我。说完,他把我翻过去趴着,面对着同伙和已被脱到剩下裙子和高跟鞋在脚上的蜜雪儿,胸罩内裤制服全挂在咖啡架上凌乱不堪,同伙抱着她正在上下上下的顶着,一边手不安份的前后快速搓玩那双美腿。蜜雪儿,依旧没有反应的被抱着两腿跨过同伙熊腰两手被放在他肩膀上,遭他丝毫不怜香惜玉的迷奸,光熘熘的两人似乎合成一体的「啪滋」「啪滋」「啪滋」上下动着。(可怜的蜜雪,今天才开心的跟我说她下个月要订婚了,现在被个素未谋面的人干进干出,醒来以后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心理想着,同时趴对着他们,男子一手抓住我头发,一手扶着腰,「噗滋!」又干了进来。

「嗯嗯唔~~~~」

「怎样?换个狗干式让妳当母狗。」说罢阳具又前后~前后~前后的顶起我来,这个姿势让他每下都硬狠狠顶到花心,我两腿跪着两手撑在地上,被他抓着头发往后仰,男子则像个骑马战士般,雄壮威武的驾驭着这匹已被驯服的母马。随着那雄风在小穴之间不停扫荡,头发被抓的越来越紧,我似乎整个世界都抛到脑后去,全身随着一前一后的扭动,两只奶子垂晃晃的越来越厉害,最后在空气中画成粉红色的圆弧线。

「爽吗?干~喔~爽吗?母狗!跟妳说啦妳这种货色被我这样干,正好而已啦!喔喔」

「嗯啊!嗯嗯喔!啊~~天啊~~爽死了~人家要被干翻了~~好~棒~棒棒!啊~~喔~~拜託~~大力~!大力啊!~喔喔喔…」

「干,妳连叫声都这么骚,是不是很爱被强奸?妈的烂货,干,干死妳!喔,喔…」

「喔!!~~啊~~喔~~啊啊!!~爱!~我爱被强奸!~~人家不要脸只要懒叫!~嗯哼!~喔喔」

「妳娘咧,第一次干到这么好干又不要脸的空姐,喔~喔!~操死妳!」

「啊!~唉嗄!~喔喔,呜啊~爽…死…了…好爱,好爱啊啊啊~~」

男人羞辱的低吼夹带着我被干的要死要活的浪语,就这样充斥在茶水间,鸡巴在体内不断的粗鲁进出翻干我的阴唇,脑袋已经一片空白,完全服从身体对原始需求的欢迎和渴望,不断的骚摆屁股迎合肉棒疯狂的推击,淫猥的声音不绝于耳。

同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已经把赤裸的蜜雪儿翻趴在地板上,自己趴到她背上,两手各自去抓住她左右手食指相扣宛如情侣般,英挺的雄慾在她两股之间激烈「啪啪啪」「啪啪啪」的进出,蜜雪儿的两条长腿包在他腰侧,八字开开,被抽插的内外内外内外晃动。她的头偏趴贴在地,桃眼深闭,依旧不醒人事,被同伙一下下大力的发洩挥洒男人的精力。

「宝贝,妳好香,嗯!喔!喔!好好闻,喔喔!嗯!」

「…………」

「干!干!明明就没有意识怎么鸡掰还可以这么紧?送!送啦!干!~~~」

「………..」

在我看着同伙趴干蜜雪儿的时候,骑在背后的男人突然也趴在我背上掐着我脖子。

「咕呜!…干嘛?…放…放开我…我不能唿吸…」窒息的感觉又回来了,我支吾的挣扎着。男人的手却越掐越紧,后面的大鸡巴也没有松开的迹象,持续顶干中。

「死骚货,今天要干死妳!嗯~哼~哼~嗯~」他说道。

「啊…呜…呜…放手…啊…好爽…好爽!…放手…讨厌…啊…」我勉强的挤出几个字,身体持续享受在交配带来的欢愉中,但是喉咙这边却无法唿吸。

「喔~~~喔~~要射了~~赌赌看妳会不会怀孕!」说完他推的更快,好像全身的力气要在这短短几秒之间全爆发在我两腿间,同时,死掐的左手也丝毫不松开。

「不…不要…射里面…啊…呜…呜…放手…啊…」我不想怀陌生人的孩子,更不要说现在对唿吸的渴望,无奈根本抵挡不了他熊武有力的手劲,渐渐的我手没力气撑了,整个身子趴倒地上。

「喝!!~~喝!母狗~林北~要~~射了~~!!干爆妳!!哈哈!」

「啊…呜…呃…呃…咕呃…人家…不要…呃…呃…」我两眼翻白,口吐白沫,已经气若游丝几乎无法求饶,就在这时男人使尽全身力气做了最后一挺,肉棒顶在子宫最底部没有抽出,我感觉到鸡巴一阵激烈的颤动,知道逃不了他的中出了,一秒过去,阵阵滚烫感从底部爆发,像是活火山般的迅速蔓延在里面,接着感觉到流出来,和持续被灌注中。

男人就这样趴在我身上持续的死顶在里头不抽出来,我则被压在底下翻着眼白。几十秒过去,直到老二射掉最后一滴精液了,他终于慢慢的退出弹药用尽的武器,但是却没有要离开我后背的迹象,依旧趴压着我。

就在我这样被他掐制的同时,同伙好像也准备缴械了:「喔~宝贝~~宝贝妳好紧好棒!香喷喷的奶子又软!棒!喔!~」

「……….」

「不行了我要射了!!想要我射哪啊宝贝!?」

「………」

「妳说脸吗?好啊,没问题亲爱的!」同伙一边自问自答一边「啪啪啪」更大力的撞击蜜雪儿的抖浑的屁股。过没几下,他勐的抽了出来急忙站了起来跨到她的脸边,手不停的套弄自己。大量的白汁于是不规则的乱射乱洒,啪啦啪啦的全降在蜜雪儿的脸庞,嘴唇和睫毛上,甚至还有一大滩全撒落在她秀丽卷发中。她醒来一定会哭很惨,精液一旦弄到头发是几乎无法全洗掉的。激情过后,同伙站了起来把裤子穿回,拿出手机,对着趴在地上全身精光只着一双细高根,被射的满头满脸都是的蜜雪儿,不停的拍照。

「呜…呃…呃….喔…咕喔….呃….」我趴在地板上颤抖,无法唿吸的我惨翻着眼球说不出话来,剩下的感觉就是男人正在大力舔我的脸,亲我的唇,就这样,眼前一黑,我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方有人在说话的声音传来,慢慢的越来越近,眼睛缓缓的张了开,我发现自己还在飞机上,只是这次身边多了一群警察和医护人员。原来班机已经着陆,有客人久未看到空姐出来于是主动到茶水间发现在地上的我和蜜雪儿,赶忙通知机长。耳边传来警察之间隐约的对话声。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知道嫌犯特徵吗?」

「他们都下飞机了,根本不知道是谁干的,不过我们等等可以从乘客名单中查。」

「妈的今天又要加班了。这位空姐还真可怜…不过听说其他两个更惨?」

「嘿啊,趴在她旁边那个已经在去医院途中了,满头满脸都是…..你知道的。」

「不是还有一个在厕所?」

「那个更惨,我们同仁发现她的时候…..我回去再跟你说,这边太多人。」

看来爱碧也没逃过毒手。真好奇她怎么了。奇怪的念头。

【完】
评论加载中..